杀年猪

? ? 时光一圈一圈地画着年轮,又一次走近一年的终点,走向新的一年。城市的人们,日子有些忙碌,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,过年,似乎还未提上日程。

转眼已经是农历腊月十四,离除夕还有半个月时间。但在中国人传统里,步入腊月,就是“忙年”的时候了。当每家烟囱里升起浓烈的炊烟;当每家厨房里都蒸上了白花花的大馒头;当每家的案板上传来铛铛的切刀声;当“吱哇哇”的猪叫声回荡在小山村的上空时,每年的杀年猪也就开始了。
杀年猪对于我来说既有惊恐,又有乐趣。
杀猪可算得上是每家的大事儿,有些人家甚至还要对着老皇历,选个好日子呢!杀猪匠得提前约好,一到这个时候他们最吃香,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,出了这家进那家,有时候一天能忙活好几家。帮忙的人也得提前约定。
杀猪前,要先把猪饿上一两天。定好日子,打开圈门,把那肥头肥脑的家伙从圈里哄出来,瞅准个机会,五六位壮汉抢上前,扯住耳朵,拽住尾巴,齐心合力,三五百斤的大家伙也能搞定。只不过说起来容易,但这活儿一般人可干不了。这家伙前后能跑,但横向运动的功夫比起螃蟹差得太远,壮汉逮住腿,横向一推,再大的块头也得轰然倒地。再找来几根绳子,三下五除二,把四蹄绑得紧紧的,猪急得直哼哼叫,想挣扎都不行。
搬个方桌,不用太大,能放下猪即可,大伙齐心协力把猪抬到桌上,硕大的猪头耷拉在方桌边上。找个合适的盆盛在下面,里面撒上一层细盐。杀猪匠拿起明晃晃的杀猪刀,准备放血。这个时候是最害怕的时候,长这么大,我从来都是藏在草垛后面或躲在看不见猪的地方捂着眼睛,我清楚地记得调皮的侄子想看却又不敢看,还没等杀猪匠的刀拿起,早已跟我挤在草垛后面,但内心却又好奇,从手指缝里悄悄地向外瞄。关键时候一到,又吓得赶紧闭上眼,等睁开眼的时候,刀已变红,血已半盆……
那时候的我具体几岁也想不起来,也就是五、六岁的样子吧!只记得每年杀完猪,大妈会在灶台前哭泣,我们以为是被吓得哭,只能偷偷地看着。现在想起来,大妈是舍不得猪才流泪呢!自家养的猪,总有感情。从小猪崽儿长这么肥大,一日三顿,都是大妈伺候呢,再说这小猪崽好喂,不累人,猛长膘,可是,到年底……看到空荡荡的猪圈,心里总是有些忧伤,心地善良的大妈除了流泪,却无法诉说心中无限的惋惜与感慨!
放了血以后,等完全没有生命气息,抬猪上锅。这时候锅里的水早已滚开,找个破瓢,舀起开水,浇到猪身上。拿着刮子一下接一下,猪毛连着一层皮都被刮下来,只要水开,半个小时一头黑猪就能变得白白净净,一毛不存,也就是所谓的死猪不怕开水烫。
这猪呀!可真全身是宝贝呢,除了猪肉好吃外,猪粪是上好的肥料,猪毛是我们小时候唯一的“经济来源”。我们蹲在血腥的杀猪场上,细心地把猪鬃跟猪毛分开,放到太阳处晒干,随着吆喝声,拿到货郎跟前,过年的鞭炮、开学用的笔墨纸砚全是辛苦捡猪鬃换来的。节俭的生活习惯从小就深深埋在心底了。
褪净猪毛,收拾干净,紧接着把猪抬到树下,倒挂在树上,就等着开膛破肚。杀猪匠解猪,游刃有余,现在想想,每个杀猪匠都是一名优秀的猪科医生,卸下猪头,取出杂碎,分解成肉块。至于打几块肘子,哪块过年吃,哪块腌起来,哪些肉应该今天做成杀猪菜,则是由家庭主妇来计划的。
没多久,一头活生生的大肥猪就成了盆里堆成小山似的一堆肉,血腥的场面也蕴含着美好的生活。
杀猪的时候,最热闹最开心的要数孩子们了,除了凑热闹,再就是玩猪尿泡,杀猪匠把猪尿泡掏割下来,扔给孩子们,那时候小伙伴们都抢着要,谁抢到手就得意扬扬,把它冲洗干净,拿根竹棍插进去,用打气筒打起来,拿麻绳扎起来,就像个气球,扯着线,打着飞来飞去,当然这些都是顽皮的男孩子们玩的,我们女孩一般都不玩的,我跟姐姐还要帮着大人剥蒜烧火呢!到最后,猪尿泡会乘着大风飞到大树杈或屋顶上,随着大人的吆喝声,大家都各自回家去了。
在农村有个讲究,谁家杀猪就请人吃饭。有帮忙的、邻居、关系较好的朋友,还有村里的老者,大多时候要摆上好几桌。菜不用太多,也不用那么讲究,将肉块放到大铁锅里,炖上半天,再放入自家擀的粉条、自己种的洋芋和自家腌的大白菜,一锅香喷喷的杀猪菜就做好了。杀猪菜上桌,随后上一盘大馒头,能让人吃得嘴上直冒油。这是孩提时代我们最期待的一顿美味大餐,不光是解馋,它所包含的是那浓浓的乡情,淳朴的人情……
那醇香的杀猪菜,那清贫快乐的童年,沉淀在我们一代人的记忆里。亲爱的小伙伴们,停下匆忙的脚步,收拾好行礼,踏上回家的路程吧,家里不仅有儿时的记忆,还有日夜期盼等着我们归来的父母……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纠错

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案序号:陇ICP备08100227号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香港马会现场搅珠开奖直播